<acronym id='vemcy'><em id='vemcy'></em><td id='vemcy'><div id='vemc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emcy'><big id='vemcy'><big id='vemcy'></big><legend id='vemc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ns id='vemcy'></ins>
      <fieldset id='vemcy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dl id='vemcy'></dl>

        <span id='vemcy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vemcy'><strong id='vemcy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i id='vemcy'><div id='vemcy'><ins id='vemc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 id='vemcy'></i>
        2. <tr id='vemcy'><strong id='vemcy'></strong><small id='vemcy'></small><button id='vemcy'></button><li id='vemcy'><noscript id='vemcy'><big id='vemcy'></big><dt id='vemc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emcy'><table id='vemcy'><blockquote id='vemcy'><tbody id='vemc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emcy'></u><kbd id='vemcy'><kbd id='vemcy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隔山隔水勿隔桃乃香木奈情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7

          在我的記憶屏幕上,至今依然清晰地映現著我與《解放日報》的《朝花》副刊之間友好往來和不解情緣。在我傢中,那一堆從外地運回的裝訂成冊的往年解放日報合訂本,真實記錄著當年一個上海文學愛好者與副刊《朝花》的深情厚誼。

          那是1960年5月3日傍晚,天色陰沉。在上海火車北站,我走進瞭一輛都市狂梟遷廠支內專列的車廂,探頭窗外,和送行的妻兒揮別後,坐在窗口,面對夜幕下的世界,思緒如脫韁的野馬,何止浮想聯翩?自然想到瞭紙筆、寫作、發表這類字眼,想到瞭演員李菲耶羅去世今後還能不能讀到解放日報並為她的《朝花陸少的暖婚新妻adc視頻在線》寫稿?

          我的名字第一次登載在解放日報上的情景,我第一回參加的通訊員學習班是解放日報舉辦的,我在漢口路解放日報社編輯部參觀時的情景、特別是報社人員用一個一個鉛字排版、印報的情景,今又歷歷在目。

          有篇題為《夜奔》的稿子尤為難忘:我當時在青年團邑廟區委工業部任職,在下基層工廠聯系工作過程中,多次聽到電鍍廠職工群眾對聯合黨支部書記的議論,眾口一詞地稱贊他是位一心一意撲在工作上、全心全意關心職工的好幹部。我當時是市青年文學創作小組小說一組的副組長,熱心於業餘創作,就在一天下班以後前去采訪。邑廟區有好幾傢小型電鍍工廠,生產設備相對簡陋,且有毒有害液體氣體比較嚴重。黨支部書記總是沒日沒夜地和職工們並肩戰鬥,哪裡生產有瞭問題,他總是及時趕到哪裡去!

          這天下班後,我按預約時間來到他的辦公室,沒人!去所屬工廠處理突發問題瞭。我騎上自行車急忙趕去。趕到這傢工廠,門衛告訴我:書記又趕往另一傢電鍍廠處理急事瞭。我調轉車頭又趕往那傢電鍍廠……這樣一連趕瞭三傢工廠,也沒能趕上他!這時夜已深,我人已倦,心想繼續趕去也不一定能趕上他,就不再去趕他瞭。回到東京奧運延期一年新聞傢裡,我難免有些不快,牛飲瞭一杯水,忽然想到:這些不正是這位基層黨支部書記的工作實況嗎?於是我就如實記錄,後來又作整理,寫成瞭一篇題為《夜奔》的文章,發表於《朝花》副刊。此後,我以“又新”筆名、在離開上海前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,也是在解放日報上……

          來到瞭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,在工廠勞動,心裡難免會有看報紙、寫稿之類的念想,但也隻能限於念想而已。有次我發現同一個車間的俞伯年師傅訂有一份解放日報,就想向他借來看看,於是就有意識地設法與之接近,漸漸地熟悉瞭,我就提岀借閱的請求,並表示一定做到“歐美性爰完璧歸趙”,保證不缺不損!這是一位既寬厚又溫和的老工人,他應允瞭我的請求,於是,我就從他那裡借來解放日報,看後一張張疊放整齊,到月初就將上個月的報紙送還給他。

          報紙為媒,我和俞師傅多瞭來往,漸漸地成瞭如水之交的朋友,有時比肩散步,有時屈膝交談。原來這位俞師傅也出生於書香門第,熟讀詩文,我們有瞭共同語言。他每日將解放日報交給我,我讀得認真,尤其是《朝花》可謂篇篇必讀!讀後按月將報紙裝訂成冊,還用牛皮紙作封面封底,用毛筆寫上報名和年月。月復一月,年復一年,漸漸的就報紙堆積如山瞭!

          餘興是誰?當地的桂林日報上國產a級毛片,岀現瞭以這個名字發表的文章,有時文章中還寫到瞭本廠的人和事,廠裡同事中就有人問瞭:這餘興是誰呀?俞師傅笑而不答,我更是避而不談。誰也不會想到,這餘興是俞伯年、李倫新兩人姓名中首尾兩字的諧音。這當然是我倆合作的成果!毋庸諱言,我倆當然會談到給解放日報寄稿子的問題,但這隻是心存念想、寄望今後而已……

          1979年4月,我奉調回上海,仍舊在南市區工作。回來寫的第一篇文章,自然發表關曉彤旗袍造型於解放日報,重續和《朝花》的友情。這些說來話長,好在都已凝聚在《朝花作品精萃》《朝花散文隨筆精選》等作品集中瞭。這些書裡所選載的李倫新文章,都是我與《朝花》及其編輯同志們友誼的結晶!在我的書房裡,那些從遠方帶回來的當年解放日報合訂本,常常會引起我的追憶和遐想……

          我心目的《朝花》,永遠是帶著晨露、散發著馨香的人見人愛的美麗鮮花!